悠衍

悠悠九州,万物生衍

Q:如果在ABO世界里,你希望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呢?

alpha,火焰燃烧的味道

不想别人靠近,却又期待着会有钟情于火光的飞蛾。如果有人愿意投身火焰,我必与他一同沉沦。

【天卓】圣所与塔(二)

天卓向哨AU,自设蒸汽朋克背景,其他cp自由心证。

大概会有点长,慢更。



在最初的恐慌和迷茫过去之后,高天亮慢慢睁开了眼睛。

爆炸的余热还未散尽,他身上的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浓烈的血腥味和焦灼气味充斥着高天亮的世界,他艰难地抬起手,在卓定身上摸索着。

属于塔的哨兵一定会有本塔的通讯器,凭他现在的模样是不可能把卓定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治疗的,他必须求助。

高天亮被保护得很好,没受到爆炸的正面冲击,唯一的后遗症大概是浑身上下都痛得离谱,骨头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卓定背后受灼烧最严重,外套只剩碎片,里衣几乎被血染透了,而且还有不少玻璃碎片。

高天...

7 63

【天卓】圣所与塔(一)

天卓向哨AU,自设蒸汽朋克背景,其他cp自由心证。

大概会有点长,慢更。

文中矿石都是假的。



高天亮第一次遇到卓定是在一处古堡的地下室前。

他当时看到有人悬赏这座古堡中的一个机械保险柜,就想着来试试手气。可惜的是,当他到达古堡前时,这里的机关都已经被破解得差不多了。

被人捷足先登了,高天亮有些窝火,他的精神体狐狸从肩上窜下去,沿着留下的精神力探路。

“哪来的小崽子。”高天亮忍不住吐槽。身为向导的他能清楚看见那些被暴力破解的痕迹,精彩吗?很精彩,一力降十会,管他多精巧的机关,只要找准关键轴体或零件,一剑下去,统统变成废铁。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厉害的...

10 61

【晏赛白情花语】含羞草 || 敏感/在霍格沃茨的温室养麻瓜植物违反校规吗

晏赛hp趴

私设晏华鹰院,赛斯獾院,个人分院行为,感觉他俩气质比较搭(x

晏赛交往中设定

没问题的话↓


1.

晏华发现最近赛斯经常往温室跑。

虽说他知道斯普劳特教授是赫奇帕奇的院长,但赛斯上学期的草药课成绩拿了良啊,也不必一天去几趟温室吧。这才开学两周,他倒想知温室里有什么东西这么让赛斯在意,教授最近好像并没有什么新植物,除了那些烦人的曼德拉草。还有就是这人每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眼巴巴地望着窗外飞来的猫头鹰。

“你是订了什么东西吗?”终于,晏华忍不住在周一早上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问道。

“没有啊。”赛斯说着话的时候,勺子里舀了一勺南瓜粥没喝,还在抬头看着猫头鹰们。

周一的猫头鹰...

2 20

【明日方舟】塞赫/战场上的不期而遇

一个小短篇

复习毛概到失智的产物,笔一歪就开始写了……

时间大概是在越狱之后

我流塞赫,ooc的话见谅


赫默知道现在塞雷娅在和罗德岛合作——毕竟她们曾经发生过争吵,但她没料到这次行动塞雷娅也有参与。她并没有正面看到塞雷娅,作为一个为队伍提供援助的医疗干员,她只是在硝烟中瞥见了那面标志性的盾牌,这足以让她确认重装干员的身份。

“幸好伊芙利特不在这里。”这是出现在赫默脑海的第一个念头。

整合运动的行动看上去是有准备的,即使有塞雷娅在,小队还是出现了不少伤员。赫默在治疗的时候发现受伤较重的干员都有被紧急处理过伤口,这显然的塞雷娅的杰作。

“那家伙……”赫默小声嘟囔了...

1 60

【晏赛白情12h/10:00】记一次普通的送礼事件

1.

       晏华皱着眉看向自己办公桌上的礼品盒,他检查过了,没有署名,里面也只是放着一玻璃罐子的巧克力,形状是整整齐齐的心形,看上去还算正常,只是那粉色的绸带和明黄色的包装盒,像极了小女生的审美。

       回想了一下最近都有谁进出过自己的办公室,再思考了一下谁可能做出这种无聊的举动,晏华最终还是选择先把巧克力放在一边,开始处理日常文件。最近中央庭的事务不少,和晏华打过交道的人自然也不少,现在与其花费时间去追究一份礼物的来源,不如先把工作做...

7 65

卑骨

“我要从这跳下去。”他是这么对我说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用手指着窗外,还带着笑意,我顺着他的指向朝窗外看去,楼下的车辆川流不息,我只看了一眼便把目光收了回来,惊出一身冷汗。

“别开玩笑了。”我只能这么说,语调不自然到只要是个人都听得出来,顿了顿,补上一句:“而且这里只是二楼。”

“我知道。”他冲我笑笑,“我不是说我现在就跳,我是说我要从一家咖啡店里跳下去,最高的咖啡店——或者餐厅什么的,都行。我一直都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

神经病。我腹诽了一句,一时间好奇心却占了上风:“为什么呢?”

他的笑容在扩大,苍白、无力,有一种濒临绝境的疯狂,交织着对死亡和解脱的渴望。我突然觉得我不该问这个问...

3
 

© 悠衍 | Powered by LOFTER